将野菊花插在桌上的杯子里,任她轻轻舒展

- 编辑:admin -

将野菊花插在桌上的杯子里,任她轻轻舒展


 天空蔚蓝,朵朵白云如绵软的棉花糖,可我的心境却苦苦的、涩涩的,特别想念
恩亿——
    风似乎更大了一些,白絮忽而上冲云图,忽而下掠草地,左冲右突,盘旋起舞,
四散在红彤彤的夕阳亲辉里,山涧厚苔上,断壁残崖中,甚至学校师生蓬松的发丝间,
到处都有它们飘舞的踪影,全然是一幅秋天的飞絮固。
    我悠悠想起韩愈《春雪》诗里的一幅画卷,白絮却嫌春色晚,穿庭过树作飞花。
    再进而回昧春天里的蒲公英,生长在浸山遍野的山坡上、溪流边、田埂地头,放
眼望去,田园诗般的地方,在广轰灿烂的阳光下。黄花点点,像是从我们山里少女的
碎花裙上抖落下来的情韵。
    晚饭后,在校园枫林散步。
    夕阳西下,火红的晚霞将国中的树木和花草,浸染得绚丽多姿。
    路边,盛开的野劳花,金光灿烂,一丛丛,一簇簇,散发着浓郁的花香,沁人心
脾,让我宛如置身4年前乡下屋后的竹林土围墙外,一股思乡之情油然而生。
    我顺手采摘一束野劳花,带回宿舍。不一会儿,宿舍弥漫着野菊花清新的留香,
丝丝缕缕地渗进我的生命。
    将野菊花插在桌上的杯子里,任她轻轻舒展,
亮甜蜜的微笑,慰藉我寂寞孤独的夜晚。
    夜色渐深,思念繁衍成凝重的愁绪,提起笔,
    山红的名字,咸了我最甜最美的语言。
    夜晚是轻盈的,柔和的,快乐的,天空里的星辰低垂着
的光芒。
深夜,月光很好。
我和山红坐在校Bet银杏树下。
我脱下外套,轻轻地披在山红身上。
山红间我,这么久了,你才来看望我,你真的像信中所说的那么爱我么,
我看着她的眼睛说,是的,我真N3L常爱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