既心疼山红不该卖血,又不知该不该责怪山红以


尘世中,需要很大的智慧[
    恩亿说:“亲爱的,我明天耍走7。你一定耍多保重[”
    恩亿一提到“明天要走了”五个字,我的心重时像是被他拘空了。刚刚有点睡意
的我,被活埋着的思念与痛苦,刹那间被思亿惊醒。恐惧和渴望苏醒了,像一股巨大
的浪潮,天情地向我心口袭来—…
    “什么时候我侗再见面?”我恋恋不合地间恩亿c
    “等到我研究生开学之前吧。”思忆静静地回答c
    我的心一下于收紧起来,离研究生开学的日子。还有四个月的漫长日子啊[
    “忌忆,如果人有来生,我还做女人,还做你的恋人、爱人、妻子,好不好,”
    “如果有来世,我一定只做你的奸男人,永远[”恩亿紧紧地搂着我,“我的今生来
世,只爱你1”
    我得意地说:“没有我,你肯定能够找到更好的女孩;但是,你绝对找不到我这样
爱你胜过爱我自己的傻女人1我一心希望自己尽量完美起来,即使达不到完美,最起
码,我真诚地爱着你,针愿为你付出一切[”
    上午,我收到山红富来的邮包。
    我迫不及持地打开邮包,里面层层包裹的是一件毛衣,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拄下流,
我能想象,山红需要怎样省吃俭用和日夜辛苦地编织,才能织好这件毛衣呀。有了这
件毛衣,我生活再苫,也耍苦中作乐,激发自己努力学习。
    邮包里面还有一件黑色夹克外衣。我的泪水更止不住地往下谎。我也能想象,山
红本来工资不多,她需要怎样省吃俭用,才买得起这件崭新的外衣啊。
    直到后来,我才知遁,山红瞒着我,去“献血”,用换来的钱,给我买了这件
外衣。
    我既心疼山红不该卖血,又不知该不该责怪山红以这种方式为我奉献
    山红常对我说,不经过患难,这爱不真;不经过磨难,这情不甜。
    是啊,生活再苦,也要像山红那样,能够苦中作乐c
    回想起每次回去看望山红,离别的时候,常常是山红送我到车站
回家,两个人依依难合。
    两个人看着彼此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中,一种幸福感便会流遍全身。
    在来来往往的送别中,我俩感受到了一种难台难分的浪漫。
    打开包裹,里面还有山红送给我的一枝映山红,虽然已经风干7,但依然鲜艳漂
亮。我被思念山红的甜蜜回忆礼得生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