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内的世界依旧很静,背景一样的音乐,像空气

  傍晚,校园旁边,云英震蔚的竹林中,创竹笔直挺拔,表现出蓬勃呻啼奋勇向上
的精神。竹身粉白,显出阳春白雷、高洁不俗的个性;它的枝节炯娜。泉泉绰好。水
仙子一般高高地望着一把开放的绿伞;再来一点苦隐若现的晨雾,膘原版肋,好一派
仙风道骨的气质。
    竹叶细腻秀雅,微风袭来,它们在高高的叶冠上频频地招动手臂
然自得的姿态,让人已醉。
    和恩亿在一起,他带给我许多快乐的日子。
每次短暂Nt目聚过后,我把思’乙适到长途汽车站时,心里便又重新交得空空落落。
一会儿见不到恩亿,就非常想念他。我上课也没7心思,拿起笔写他的名字,一
写就是满满的一页纸。
    相距遥远的爱情,怎么这样复杂呢?
    我原以为只是两个人互相喜爱就行了
似的,百无聊赖……
1986年4月15日  满山红
  清早,睁开双眼
些桔彩的节目。
    屋内的世界依旧很静,背景一样的音乐,像空气一般弥涅开采,溢满整个小屋。
    我的思绪如脱线的凤筝,在音乐里飘飞,一会儿飘在无边的原野里,一会儿飘到
治期的大海上,感觉自己就是世界,身体是地球,灵魂是太空,当身体孤独、灵魂空
虚的时候,音乐就成了洁潮太空的所有星系,以动人的旋律带着身体这个“地球”向
灵魂虚无里飘去……